對話

前因:以下兩篇傳媒訪談,原本打算收錄於〈斗數卷・卷五〉第十一部分:訪談錄及其駁嘴,但礙於編幅關係刪去,轉述於此。

 

兩篇傳媒訪問,是多年前的事,經兩役,以後也徹底不再上傳媒談斗數題目,只因難言。筆者出身傳媒,知其運作,也知其苦。莫說電視時間秒秒黃金,不是暢談仔細的平台,就算是時間較寬,清談機會較多的電台廣播,要澄清某些議論重點,爭奪仍在電光火石之間。我佩服電台的主持和每日生產的媒體工作者,很多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們一般博學,並且各有所長,但要求瓣瓣精通,則確實強人所難。尤其是斗數這門題目,似冷非泠,似流行也不過是另類趣味,加以過去幾十年爛通識盈川氾濫,主持人事前如何努力備課,所得也不外一堆老生常談而又摸錯方向的舊患問題,短短節目,即竭洪荒之力亦難以排解。與其糾纏無益,不如退守省力。
學生閑暇將兩段訪問譯文傳來,望之而興嘆,很多在當場一言難盡或無言以對的處境,變成了三言兩語的自嘲和輕佻,失禮源於無心,懊悔每當事後。趁此〈斗數卷・卷五〉發行,聊作矯枉。

 

My Radio 梁錦祥頻道訪問 (節錄)

2008年4月21日

梁:紫微斗數這名字何解?

葉:紫微斗數以紫微星為首、領頭名號的一門術數。傳聞從前當術數與科學仍合流時 (此乃人類文化歷史一個普遍現象) ,所謂巫醫、巫術、醫學亦為同源,科學相對粗淺及玄,與天文學有一種鬆散而密切的關係。據源流來看,紫微斗數多少與古代星學有關係。紫微是北方最大星群,為北極中心點,發展成一種術數體系。

補説:紫微斗數的發展有一些傳聞,有人說發明者叫陳搏,或陳希夷,傳為宋人。坊間資料相當簡略,筆者難以考証,有心人士稍有整理成為小傳,聊勝於無。我相信斗數系統是史上某些聰明的人設計的,經後人發展,增潤而成。我難以相信宇宙萬物定成之後,人生於其中,舉頭望天,在北極看到了一個星群,隨即印拓出來,說這是一套術數系統,影響眾生。

 

梁:「斗」是否北斗七星?

葉:有數種說法,一為斗柄,紫微星垣排列就像盛酒之斗;星斗為另一連繫;外型像斗量,用作量度單位;此為當中之兩層意義及其發展。

補説:北斗七星在大熊星座,是由大熊座的七顆明亮的恆星組成。 大家都知道北斗七星現在是不會變的,一直是勺狀,但是在不同的季節、不同的時間,北斗七星在北方天空的位置略有不同,斗柄所指方向也會變化。 季節不同,北斗七星在前半夜夜空中的位置也不盡相同。 因此,我國古代人民就根據它的位置變化來確定季節。 《甘石星經》:"北斗星謂之七政,天之諸侯,亦為帝車。"皇帝坐著北斗七星視察四方,定四時,分寒暑。

http://www.ufo-1.cn/article/201509/390.html?1442417569

古書《曷鳥冠子》中就有記載:“斗柄東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意思是通過斗柄的朝向就能知道季節。

北斗七星形狀會發生改變嗎?

北斗七星的中國星名由斗口至鬥杓連線順序為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和瑤光。 前四顆稱“斗魁”,有稱“璇璣”;後三顆稱“鬥杓”。 現代星名則命名為大熊座α、大熊座β、大熊座γ、大熊座δ、大熊座ε、大熊座ζ和大熊座η。 通過斗口的兩顆星連線,朝斗口方向延長5倍可以找到北極星,這兩顆也稱作“指極星”。

 

梁:《斗數卷》中,作者強調中洲學派 ...

葉:我沒有強調... 哈哈哈... 書中我少有提及自己派別,第一頁有提及我如何學成[1],跟亭老(王亭之),此為大家所認識之中洲派學說,但有些東西我可能有偏離,你未必完全察覺,將來有機會出其他書之時,你或會留意。亭老所述體系頗寬大,兼收並蓄。強調自己門派有利有弊,好處是別人能較容易歸納你學派的痕跡,壞處是較容易引起一般江湖上門戶之見[2]。

補説:讀者如果一路看五卷《斗數卷》,當知所言者非「中州」所說。封面內扉頁所提是作者簡歷,猶如求職或報讀時,履歷要填上小學、中學的學校名稱一樣的實報,沒有強調。中國人較少強調派別,多謙說一家之言。偶然也有一些桐城派,花間派之類,但先決條件是要有一班志同道合,風格相近,而又各有𠍇出表現和面貌的群賢聚集才可成風成派。江湖玩術者多通俗趣味,大概常聯想到少林、武當、峨眉、昆崙、崆峒、華山之類,玩玩可以,別當真。《斗數卷》如蒙讀者青睞,可視之為一家之言。

梁:你對開斗數星盤的時間有比較強烈看法,時間軸、子午線,是否跟出生地時間還是洛陽時間?

葉:這是部分學說強調之處,是可以理解的,星學全世界也有,如巴比倫星學或大家喜愛的十二星座,它們有本身地域發源地。雖然紫微斗數或有西域傳入的影子,然而在中國落根已經相當長,成熟期為宋、元時代。如追其歷史,中國星學因素亦有影響,早至上古漢、唐之前。凡星學均有其地域限制,所以便以中國中原為座標建立星盤。當然新發展也有以當地出生地時間為準,我覺得沒有所謂,哪項較合適便採用。

我沒有所謂「比較強烈的看法」。作者慣用的手法,是外國出生的朋友,都換算回中國時間計算。,定盤便只在上下兩個時辰之選一,要點是你要清楚兩個時支星曜的移動及變化具體地影響了甚麼。

書中提及洛陽時間只是備案,至於那所謂23分半鐘,well.... 。記得關正𠍇

 

梁:假若我提供時間,你開星盤,其實你要掌握些甚麽因素、parameters或系數?

葉:這是初學斗數朋友所經過的frustration 挫折感。開了星盤,有人不太確定這是否命主正確星盤,當有懷疑便用另一時辰開第二個星盤(後一個時辰)。最大根源是你對星之意義性質能掌握多少,如掌握準確,毋用多花心神去左度右度,你能即刻道出此星盤是否屬於面前之人,例如說出大致上的性格如何,或者家庭狀況如何,談戀愛、婚姻狀況如何,兄弟關係狀況如何。假如你覺得上述空泛抽象,那也不一定。例如講出某人性格為其中一層面因素,當第二、三、四個層面都獲命主認同,當中已具備三維與四維因素,以數學或邏輯學角度,這已構成一個立體,此刻已能決定此星盤(星盤結構)是否屬於命主。當然中洲派有提及身上何處有痣,但其實我反而不強調,因為如果一個人能建立閱讀星盤的能力,真正掌握理解透徹星之性質,剛才所講之四維因素已非常立體,反而單件式細微特徵容易起誤導作用[3]。

補説:我似乎答多了。要直答問題,不外是,如果對方可以提供準確時間,盤就按安星法則直接開出,餘下的便是推算的問題了。

梁:是否代表某日做些甚麼事或丟了東西對你而言並沒有甚麼意義?

葉:不是完全沒有意義,當中趣味性頗大。很多朋友在這方面研究也很着迷。我覺得星學最終最高的層次是掌握命主性格或從性格中發展出來怎麼樣的際遇。舉例,居高位之人如總裁或國家總理,每天看的是滙報executive summary,它們都屬大綱領,你不能說這些綱領抽象廣泛,它們都很準確specific,具細節,它們不是事件上的細節,而是綱領性的細節。例如一國兩制、以人為本(公司型象)。反而你不會因某處有痣而影響人生指導,很多時學斗數的朋友較易有傾向集中於細節,此可能為一個過程,我自己亦試過,但未必是建立認識最好的一個方法。

補説:所謂斗數精於細節,這細節二字要特別加引號"細節"。對於某些常用的詞語,各人因識見和關注不同,理解便各異。有人視細節於鷄毛蒜皮,認為算出蒜皮,也當能算重大,其實兩者毫無關係,何況某些人的所謂細節,經常無從証實,猶如取巧,有時則只是儍瓜偶中,無影響於大。古傳問事者有問失物一項,渲染術數能料事如神,實在低線趣味行走,以取悅於無知婦孺,可以反映參與者關心的只是一些近身不闊的題目,糟蹋了斗數的恢宏視野。斗數重點在人格及其行為,基此而推論個人局勢發展和人生方向,其論述可因應客觀需要,而提供勾劃短期、中期、長期的局面變化和走勢,參巧性便高。掉了銀包,日常追尋的方法很多,無需煞有介事,以牛刀劏鷄。是刻以造作,

梁:這令我想起古希臘Know Thyself和Heraclitus "Character is destiny." (性格就是命運)。這是否斗數中某個層面的意義?

葉:大致上這是我的心得和睇法。原來人生最大挑戰不是認識你的痣在何處,而是認識你自己真正身份是甚麼。認識之後便可知如何執行人生策略,所以我常說命運不是強調宿命與否,有人覺得打倒宿命,打倒命運是heroic英雄行為。我經常對朋友說宿命、命運是一個absolute的名詞,你不能承認它存在又打倒它,能打倒的便不是命運[4]。 在人生有條件局限下,如何發揮至最好?你如何管理命理的賦予[5]? 下本書會提及一些希臘文化源流[6]已見於出版了的前卷、《談玄述異》。她們崇尚對命運觀察體察。在希臘文中,命運是配給、分配,中文便是福份、天資。在局限底下,如何做到最好?你看希臘神話故事,滿天神佛,當中的宿命觀,如用近代膚淺的看法,均為悲觀灰暗。何解希臘出那麼多悲劇戲劇?你便解不通她們的文化發展。如果你對人類歷史及希臘文化有認識,在這氛圍,悲劇性,滄涼的宿    命觀底下,她們發展出人類最積極的文化,包括城邦制、民主制度、所有科學萌牙概念、醫學等等... 奧林匹克運動會,全部都在認清限制下如何發揮人類光芒。

補説:誠然,斗數並不如坊間傳言,所精準的項目,又要滿足一些鷄毛蒜皮的下線趣味。他是一個研究人的龐大理論及演繹推算體系。

 

梁:換句說,認識自己先認識自己局限?

葉:當然。最神妙是當你認識自己局限之後,你並不知道如何畫出這條線。哈哈。你知道人有局限,你想試出局限底線,畫出範圍有多寬。例如某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短跑突破九秒九,沒有人會儍想零秒完成一百公尺,但你永遠不知道底線在哪裡。於是每屆便有人九秒八、九秒七(梁:一直推展局限),即是大家都試圖找出最好的空間[7]。

 對得很。

梁:實際上如何操作?十二宮有身宮、命宮,何解分身宮、命宮?其邏輯何來,意義為何?

葉:這已是一個很細節的問題。我希望在譬如說,廉貞管家宅宗族,如得鈴星之庶,即有家中出偏房小星等可能。此即星曜凌驁営位的表現書中能詳談十二宮的作用[8]。廣泛來說,十二宮位為權宜劃分,許多斗數書都顧名思義地談十二宮、父母宮、命宮、夫妻宮。父母宮講父母。近年斗數家已知非其狹義,父母宮包括你的長者、提攜你的人、或者父母官,從衣食父母的涵意上理解。或者夫妻宮其實是你的愛人、愛好。你二十歲前是沒有夫妻,是否作廢夫妻宮?那又如何詮釋?

補説:排在星盤上的十二宮只是一個排序樣板,這個樣板也是一個十二宮的結構原型。理解正確他們的基本意義後,還可以施用於宮盤其他的用途,包括建設十二宮位的先天結構,流運結構等,真的有點隱性結構,本卷有頗多有關論述。各讀者可以查看翻閲,以多理解。

梁:夫妻宮可看出有沒有二奶?

葉:應該看得出。 哈哈。十二宮位有一定局限,為權宜之策。如看斗數源流,宮位劃分與西洋星學宮位劃分當中有流變,即不同時候有不同的調變,直至現今模式。這當作其中一條考慮的題目。例如有人說不要受十二宮位限制,要打破十二宮。朝着這方向,我會問:「一個人能否唱歌應看何宮位?」有沒有一個叫唱歌宮?

補説:斗數有趣的地方不在於把每顆星曜都規管在一個固定的宮位內工作,有些星曜的特性很強,帶明顯的個性和專有的活動主題,經某些相關的星曜組合起來,便會產生一些特殊的現象,譬如說,廉貞關乎家庭正配,如果鈴星來組,便會出庶的現象,會不會出二奶,還要看人本命性格有沒有這個慾念和訴求,有沒有戒律自制修養能力等,就算有,其星組也不囿於是否框在所謂的夫妻宮位上。這便是斗數卷說的,星曜凌駕宮位的概念。況且,如本卷透露,宮位的設定,有隱藏性的先天盤和動態式的流盤,都不會寫出來,反而白紙黑字印在星盤上的只是其中一條格式,只屬樣板。看星盤還是要宏觀整體來看,而非死板地在間格中看,這吊詭的設計,玩死了很多所謂大師老手,新手就更難理解了。

梁:看事業?

葉:也不是。其實紫微斗數最難突破的一個關鍵就是宮位界限,整個斗數精神以星為主導,不是以宮位為主導。當具備表演性質、歌樂性質的星組成星組,現象便表現出來,這是凌駕於宮位之上[10]。

補説:唱歌是人的天性,是日常宣洩感情精力的一橦生活活動,沒有幾多人會用到事業層面。如果執迷於那十二個格仔,對於某些題目,如唱歌,真可說是「格格不入」。人有天同、貪狼兩星,一主耳聰、一為目明,皆是能唱的基本條件,配以文質秀麗的雜曜者多能唱,會不會唱而演,又要看人本性有無閃耀人前的慾望。勞師動眾分析出來,也不過是無聊的小趣味。

 

梁:是否看星盤佈局?所謂星,是虛擬的星還是實星?

葉:曾有一輪爭拗是否和天上的星星有關。虛擬意思為加插了人文humanities因素在內,如性格。此爭論一世無休。印象中,漢代王充《論衡》曾提及當時流行說法為人死後變成一粒星,人不斷死亡,天上星星豈不是愈來愈多?現代Big Bang理論解釋宇宙,宇宙無限大擴展,究竟是否真的與天上星星有關?真的無從稽考。

補説:答非所問,皆因不想介入所謂實星虛星之爭的陳腔濫調。某些所謂大師在這議題上提不出甚麽具體的根據卻又吵得熱鬧,當然也炒起了個市。也把自己炒出了名。我們無需再掀一場熱鬧。斗數卷的觀點是,所有星曜都被賦予歷史文化的內容和意涵,建構成一套類象式和寓言式的語言系統。 閣下學斗數如果還是要着迷於虛星實星,我建議大家晚上上屋頂天台望天空看個飽吧!

 

梁:是否每一個人都對應天上一粒星?

葉:據說如此。我八四年開始學斗數,我並不覺自己花很多時間在斗數上。我興趣太多,一生人來到世上就是玩樂,事實上我每日還看3套video,聽無數音樂,還要上街吃飯。真正放在鑽研斗數時間不多,有許多題目未必肯花時間細緻地看,尤其那些虛無縹緲,來源在哪,是否與天上星星有沒有必然對應。文獻有限,有些東西毋用尋根究底。例如雞生蛋定蛋生雞?我覺得雞蛋好吃並吃了半輩子。這是我對斗數趣味性之理解。

補説:果然又答非所問。是否每個人都對應天上一顆星?你問我呀?我若答是,你信我呀?

 

梁:可否再講解身宮、命宮的分別與重要性?為何一開星盤便看身宮、命宮?

葉:這是其中一些基本步驟及認識。命宮為人主要性格構造,人的模型。身宮比較傾向多一些physical的狀態,包括身體行為及特徵,我多用身宮看人body behaviour身體語言、甚至身體狀況。看似玄妙,讓我舉例:一個人的高矮肥瘦,重點不在命宮,反而在身宮[11]。

補説:又是一個老問老答的問題,真的不知道為甚麼人的思想總有那麽多不明不白的狐疑。

命宮又名本宮,命宮和身宮的分別是,一個有個命字,一個有個身字,還不清楚?

看斗數盤先看命、身兩宮大置上沒有錯,尤其是初學者,要找一個起手點來看,先觀命身兩宮是程序上正確的。不過,若跟得上斗數是看整盤結構的概念,那麽看斗數盤便非死板的看那個白紙黑字寫明的命宮和身宮,而是永遠的一個整體俯視。如果讀者在本卷中領略到一些關乎宮位的概念,便知道所謂的命宮,其實即本宮,是可以因為對不同的人倫關係,而相應地再確立命宮的位置的。

身宮其實可稍顧名思義,我們假設命這字是較抽象的,那麽身便較具體的了。但這也容易引起誤會,我説一個人的高矮肥瘦,重點不在命宮,反而在身宮。其實我是說得快和滑了嘴,所謂高矮肥瘦也只是一種譬喻。他是人的某些常態性行為的具體表現,即包括了身體語言,某種身體或體質性的狀況。舉個例說,斗數卷中有一位名人朋友的盤例,太陽化科居辰做身宮,辰亦為財帛宮位。盤主喜歡曝光表現露臉,遇上官司檢控,會拼死捍衛自己的名聲,這便是太陽過度追求亮麗的常態性行為和具體表現。相對地,筆者身宮太陽化忌居子,子亦為財帛宮位,則喜低調隱密,見光反而覺得不自然,不自在。要說一些較具體的身體語言或身體狀況的分別嗎?太陽化科在辰的身宮較着重儀容外觀的修飾,神情也較開揚;太陽化忌在子的不會追求修飾以奪人目,神情也傾向暗啞。兩身宮雖同處價值宮位,但由於宮中主星的性格不同,表現的風貌形態也各異了。道理經常只由舉例說明,上述聊望足夠。

另一重要概念是這樣的。命盤上的命宮是一個人的核心性格,而每隔一宮的宮位,都反映出這個人性格的其他分部,他們是應該這樣理解的:命宮是自我核心性格,

可稱之為Ego,夫妻宮是熱忱Passion,財帛宮是價值觀Valunes,遷移宮是應變Adaptability,事業宮是處事能力和風格形態Working ability / performance,福德宮是思維模式Mind-set。這六個宮位是用來應付六種人倫關係的,他們分別是父母、兄弟、子女、疾厄(日常社會活動)、奴僕/交友、田宅(內圈範圍的人際關係)。眾所皆知,身宮只編在六個性情宮位,落於命宮,即自我,叫命身同宮,落於夫妻,即身在熱忱,落於財帛,即身在價值觀上,落於遷移,即身在應變,落於事業,則身在處事,落於福德,則身在思維。於此,身成動詞,即寄身且側重於性格的某些分部上,以理相關人倫。

大運命宮會隨進格而轉變,身宮既附存於性情宮位,也會如形隨風,只是無需寫明。而原局命宮、身宮,具有Signature Note的意義則不變。夠清楚了吧!

 

梁:命宮又如何?

葉:命宮為性格主要模型,將會likely發展出來的情況,因為某種性格,便會做某些事情,這就是命運基本出發點。我再強調一點,命宮有許多組合,大家認識的三方四正,當然不止這些,但可作為初步基本入門理解。看命宮、身宮是在看兩組星。

補説:見上!

 

梁:這兩組星是否有關係?行為、性格掛勾。

葉:學斗數或術數應有立體概念,命宮與身宮並不分裂,它們是揉合。熟悉斗數會知道身宮有時落入不同宮位,如福德宮,largely傾向自己精神狀態,即身體行為受精神型狀態所吸引,行事着重與精神相關的星形態主導。如入夫妻宮,對於家庭、配偶、愛情... 有多點involvement或着緊。

補説:見上! 

 

梁:人生中有大起大落,是否斗數中的大運小運?

葉:斗數以十年劃分為一期period of time,有甚麽形態作為主導,當然有人行得較rough,有人行得較平坦,像心電圖,這牽涉整個星盤。有人本身性格具冒險精神,有人則較保守,所行高低起伏亦有不同。當中關乎心理學,命宮、身宮、原型結構等等,從這出發點行至某一粒星的大運時,與本身性格有否衝撞?有否背逆?還是順勢?從而作出一個判斷。

 

梁:遇上殺破狼是否代表生命有大改變?

葉:這是一般理解,當中可能有偏差。八十年代我曾讀許多斗數書,差不多所有書都強調殺破狼為轉捩點,命運改變,部份對部份不對。當然你提及的電影將它激化,殺破狼殺氣好大,刀光劍影,容易引起抽象聯想,有少少誤導。就算是殺破狼,當中亦有較安定和容易滿足。例如破軍代表士卒、兵,他們在太平盛世時慈眉善目。這是我一個很大的經驗,因為我父親從前在軍營工作,我放假時便入軍營幫手,那裏的英軍非常和善,同你玩耍,送你禮物,這就是太平盛世底下的軍旅生活。假如你去了伊拉克,破軍就換成另一副面目,所以你必須去立體地理解。就如七殺在斗數中是一種剛猛的力量,在某些星組下,七殺則唯命是從,因為將軍是聽從死命令,沒有太多虛無縹緲的思維(梁:欠缺自我意志) ... 有人有,有人無... 所有不能以片面或單面角度去對待你所學關於星的性質。學紫微斗數的一個基本功便是要好清楚,做一輪深入的功夫,關乎星本身的基本意義為何物,然後看其可能變化之意義為何物[12]。

補説:像殺破狼這些所謂格局的傳說,有很大的超賣現象。反映出某些以訛傳訛的人對斗數星曜及星盤結構的認知及關注力不足。殺破狼指七殺、破軍、貪狼三顆,氣質上類歸武星。也是恆居三合的組星,以流年計,這三合緊密關連的組星會隔三年碰上一次,如果三年見一次的星曜可以構成人生的轉捩點,那麽,每個人生的變化大概也就過分戱劇性而頻繁了。殺破狼三星在申子辰三個位置駐守會比較有動盪色彩,原因一是這三個位置都形成殺破狼獨坐的局面,一涉動於屬水之子位,帶漂動,一涉動於申宮屬金的轉角位,帶變動,一涉動於屬土之辰宮,帶羅網之制。另一個類似形式則為居寅午戌,其道理差不多。至於會不會構成人生重大轉捩點,則還要人見人殊。

梁:你是否贊成用電腦起星盤?是否需要接觸命主本人?

葉:起星盤是一個過程,電腦為起星盤工具,事實上我亦是這樣起盤。例如學鋼琴,起初十分悶,逐隻手指彈單音,十分枯燥[13]。所以學斗數其中的一個過程要求你逐粒星分置起盤開始學起,過程中你看到整個結構。過了此階段,你偷懶用電腦起星盤也無妨,我們不能捨棄這些有用的工具。我比較幸運,八十年代電腦未算普及,飯局中你幫朋友起星盤,需時十五分鐘至半小時,如盤不切合,你又再花十多分鐘再起星盤,很花時間的一樣東西,但起星盤過程中鍛鍊你留意到星的structure。配星是有規律,而這些規律透視某些訊息[14]。

補説:我們最好先在徒手起盤的過程中,字習理解排星法及其結構,才有可能掌握星看全盤的技巧,熟練之後,用電腦起盤是方便之法。

如無特別喜好的尊容,盤主可以不見也罷🤣🤣

 

梁:命主應如何對待星盤評語?好就好high,壞就垂頭喪氣?

葉:最好兩樣都覺得high,這關乎人的修養。對習術者而言,掌握技巧後另外一項最重要的challenge就是修養問題,例如你幫人算(直至現在我仍只為朋友算),掌握命主性格,第一眼印象如何。每個人承受能力不同,有人對起落反應很大,一種不能夠承受的重或輕。你有否這種判斷能力?對於一個求教於你的人,你能夠講的究竟是用甚麽語言技巧去講?

補説:Btw,命主能不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便只得看他自己的修養。


梁:你會否隱話不說?

葉:我覺得有一條很有趣的題目,傳統上很多算命書都會推算人壽元,歷史上記載術數祖師爺們包括風水祖師爺郭璞... 甚至居士經典《了凡四訓》,講袁了凡去算命,算命師告之壽元五十三歲,後來得到啟悟,如多行善,便可改命[15]。當然這是他個人想法,你亦見推算壽元習慣,這是 part one。Part two在八十年代大師們在過招,當時爭論剖腹產子是否有違天命?我在新書中特別提及這題目,我覺得江湖算命很大程度上思維不夠成熟,老實說,假若你幫人揀了一個時辰,這不代表你是上帝。選定某個時辰不一定合乎你的方向,因為還有眾多因素影響這個時辰出世,例如醫生沒空、你在趕乘的士而推遲[16]。壽元亦非你所能掌握,算人壽元(當中有變數),沒有人像剖腹產子遞交申請表,想自己何時死,對嗎?    有一個很好笑的典故,傳聞羅馬凱撒大帝是剖腹子,根據非正式資料,人們後來問凱撒大帝最想如何死?凱撒大帝回答:「出其不意地死。」結果亦如是。特別是算一些unpleasant的事情,非愉悅的事情,如你鐵齒地說,你是增加別人痛苦多過為人帶來一個好心境[17]。 事實上亦只不過滿足你個人ego慾望多過幫助求教於你的人,所以選擇如何說這些話是需要一定的智慧。

補説:我們平日和朋友交談,講是講非,都有不説的隱話,為甚麽算命佬沒有這樣的權利?

 

梁:我們能否改變宿命,創造命運?

葉:人在不斷創造中,剛才提及察覺命運的limitation局限的一條線是寬鬆,你並不知道如何畫這條線,只不斷地以高尚情操盡力發揮。我常以舞台為譬喻,如果演員經常強調自己control,他必定不受歡迎[18] ,連導演、編劇的工作也搶過來做,但演員發揮好仍會拿最佳男/女主/配角,所以是否所有事情都要自己全盤control?這又不大像。有些事情我們又欣然接受。生下來含着金鎖匙,你不會將富爸爸轉成窮爸爸。人生是起落過程,甜酸苦辣的過程。好歹也要過,單線行車,你並不知道你改動過甚麼。人常說改變命運,單線行車,請問你改了甚麼?究竟原狀是甚麼模樣[18]?

補説:命運這詞那麼玄,真不懂如何去創造,連命運都不可知,怎創造。算命佬談反對宿命只是惺惺作態。

 

梁:舉例,例如我很窮,會否看過紫微斗數後變得有錢?

葉:一般而言,你怎知改動後你才變得有錢?應該根據行為、性格,將來有錢是適當回報;同樣有人一世努力,沒有錢但回報在其他方面,所以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邏輯 — 有些事早就定來,改變它或不改變它。你寧願把此問題拋諸腦後,2我亦不知命運局限在何,盡你本份做人,這方向可能較合適。

補説:假如真的看了紫微斗數會變得有錢,那麽我建議政府應該和斗數師合作,對窮人算斗數,以減輕綜援、公共房屋、醫療福利等負擔,也舒緩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問題。

 

 

梁:對生命有疑問要作出決擇,選擇術數還是理性?

葉:永遠選擇理性為比較適當的境界[20],我告訴朋友如無需要便不看(求教術數),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你(主持) 相若背景,很多時多說反增添對方迷惘,增加迷惑。以前我曾經歷一段較quiet的日子,如果你預知,有anticipation,你便容易心平氣和。如你有足夠EQ或修養去理解,算命到某一階段可preview一些你可採取的方向,這是算命唯一可取之處。換句話說,我常說算命師只不過是一個舞台「提場」,教你下一句對白,告訴你如何好一點發揮你的角色,一種從旁輔導的角色。但如命主ego太重,對起伏反應太大,適當調節你說話是需要的[21]。

補説:如果有問題要解決,用術數可以,用日常理性能力都可以。事實上,有些術數體系,用的其實都是理性常識而來的。所以衝突不大。不應該選擇的只是算命佬,良莠不齊,難以託付。

 

梁:斗數會否預估命主性格?

葉:會。從民粹角度,人人性格不同。當假以時日,你便知性格是分category,分型格,一如心理學。心理學化繁為簡至九型人格。很多學問將錯縱萬縷的現象分類,分範疇。祿命學上可出現的範疇相當廣,斗數可起出共二十多萬個盤,作為人類的categorization已相當足夠。當然我們不能過份強調依生辰起盤為absolute value絕對性的價值,因為同命盤但不同地域背景還有其他因素overlap加叠上去。所以每個人都有同一樣category,大同小異但細節上會令人覺得有不同版本,當中有否有空間讓人靈活發揮?絕對有[22]。

補説:斗數的最大功能即在於描劃一個人的性格及其行事風格,並反映出不同階段的表現成就狀況。

 

梁:同日同時同地生,何解命運不同?

葉:以問答問。假若產房同時有六名新生嬰兒同時出世,如果時辰為一絕對性價值,產房外便不應有六對父母,而是一對。我不能正面回答你的問題,因為可能需要長時間學習,得到心領神會的理解。反問是要指出不要以時辰為絕對價值或因素。如不,你便無法解釋六對父母在產房外[23]。

補説:這又是一個老問老答的問題。錯覺認為,每個人都不同,像指紋,像DNA。錯覺地認為,人的命盤應該個個不同,我嘲之為「一人有一個命盤」思維,調寄黎瑞恩曲「一人有一個夢想」。有些半儍不笨的錯覺思維則認為,命盤的數目愈多,精準度愈好。筆者認為,很多搞術數的所謂大師都不太稱職,對自己的思維也缺乏管理能力,一方面說術數不外歸納法,另方面又期望一人有一個命盤,兩個想法極其背道而馳地矛盾,幾陷於精神分裂而不自知。有關斗數的Combination Set和形成的道理,我在前卷中已敍述過了,讀者可以翻查。這可以再舉些例説説。人類的一些原始性格千萬年沒有變過,不外分為慷慨與自私,溫馴與粗暴,

 

所謂絕對價值當指絕對因素,或決定性因素。

 

梁:中西術數有否牽涉神秘經驗或閱讀現實以外的能力?

葉:閱讀包括現象?(梁:是) 我本身沒有,這關乎個人性格或DNA,從小到大我都沒有神秘經驗,有一次我在商台,下班後和同事一起看六合彩攪珠,我說第一個號碼3號,第二個號碼13號,第三個號碼24號,第四個號碼33號,全都中了。所有同事回看我之際,我轉身離開。人有否第六感?能否通過第六感成功轉化成實際效益?未必。何解?我又不可再買。及後兩個號碼中了又如何?在成長過程中反而我有聽過,接觸過許多有靈異上的經驗的人(包括親人)。我採取的態度是尊重他們,因為你沒有experience不等於他們invalid不真確。你問我有沒有?我自己很少。不知六合彩事件算不算[24]。

補説:我相信有,但很難證實,個人神秘經驗帶有主觀成分,難以系統性地建立為可理性傳授科目。故筆者寧願「敬鬼神而遠之」。

 

梁:你是否同意每個人看的世界都不一樣?

葉:就算不以術數的角度,這亦是大家共同理解。我覺得對,可能你並不覺得對;我看到這角度,你看到其他角度,所以我常說不要強調自己是必然的真理。有一句智慧之言,羅素說我不會堅持自己的真理,因為我的真理可能有錯,這是謙虛的態度。人們常覺得真理是一個誘惑性的身份,即是如你有真理,你便可攻擊別人。歷史上持真理攻擊人的爭鬥最慘烈,包括宗教、原教主義者等等。    真理常在,make available而已;真理亦常變,根本可能沒有真理真理用得着只是工具。

補説:對得很,所以我斗數卷經常強調不要星曜武斷早判甚麽星吉、甚麽星凶這類無聊而淺是非觀。

 

梁:你是否贊同自學術數?如何處理當中知識?

葉:學校沒有術數教,如學琴一樣,not always available。很多有興趣的朋友均為自學。自學有一弊端,術數心態不佳,因為歷來習性上須守秘,不可告人,天機不可泄等等,文獻混淆,甚至有假材料,真假混集,以至學習過程辛苦。如找不着,不如持開放態度去看待,時機一至,即可通達,了解結構。心領神會,恍然大悟,亦是一個thrilling開心愉悅的經驗。

補説:自學或從學都是一種學習方法,但也要看運數,慕大師之名去學其實也會學出一個大頭佛來。我贊成你不論如何學,都要經過自己的獨立思考,認真審慎切磋琢磨,然後發現很多所謂大師的說法,原來都是很寶貴的反面教材,經此歷程所獲的心得,其成就感倒是令人歡愉喜悅的。

 

梁:你建議先看你哪本書?

葉:新書雖然不是直接談及斗數應用或實用的東西,但幫助思維。學斗數單單學「術」並不足夠,術只為技術,如果CPU造得不好,software運作也不順暢。過程中多點訓練自己廣闊思維,思維好,CPU 自然powerful,能量大,在運作複雜軟件時可以有勝任餘地。

補説:斗數卷順卷次看去便是了。

 

 

 

RTHK講東講西訪問 (節錄)

2007年7月3日

岑逸飛、葉漢良、龍項成

 

岑:葉兄,你研究紫微斗數多久?

葉:沒甚麼研究,由初學至今超過廿年。得閒玩玩,不用窮一世時間。

 

岑:龍剛才提及盡信術數,抹殺人自身努力。

葉:好運沒所謂,欣然接受。

補説:真的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麼一條問題。信術數的形態有兩種,一種是無知的信,叫做迷信,這種人質素不高,努力不努力,大家也少管閒事。一種是知術數的,知的過程也是一種努力的過程。真知了,亦必然知道術數的局限很多,也當知術數不外書畫琴棋之平常修養,不礙日常生活,更不减努力。

 

龍:... 真的不順利才移床位... 葉兄,你意思如何?

葉:我甚麽也不做。(岑:純靠盤?)我甚麽也不靠。我要求低,沒所謂。

補説:為上題之延申。做事順利否的原因很多,要改進和努力的方法也很多,移床位只是想便宜行事。香港住屋地方淺窄,稍不順即移床位只是折騰。真懂玄空紫白的,安床一早定好,不會反應式的移來移去。

 

龍:... 不吉利日子全放假...

葉:怪不得我們政府行政混亂。

補説:朝廷多迷信庸官,上朝有事啟奏,都要查曆書所說吉日行事,文武百官盡皆如是,造成某些吉日摺奏特多,某些凶日則無事可議的現象,真折騰。

 

龍:紫微斗數好公道,數來數去115粒星。

葉:我數104粒。

補説:星的數目沒有固定的數法,大概便是一百多顆,我在斗數卷數過了一次,大概如下。

 

岑:其實不用看百多粒星?

葉:combination不算太多,不能算104*(104*103*102* ... *1)。江湖上有人計錯數,說斗數有上億個盤,其實說不通。因為每個時辰開一個盤,六十年(一個花甲子)開多少個盤有數得計,約二十五萬餘個。說數學上有subset一億多個盤是錯誤理解,這是不成立的。六十年有多少個時辰便開多少個盤,就算開「天、地、人盤」,總數才乘3。這些全是紙上談兵,沒有一億幾。[25]

補説:當年大師一時不察,收取門人的數學計算以為斗數盤過億,以至興奮雀躍,誤以為精細,乃又一大冧把思維即興之作。 其實不是用不用得著看多少顆星的問題,而是視需要而定,有時候一些廣闊的大局走㔟,集中看三幾段範圍的星宮是需要的,那內中包含多少顆星,即因盤而異了。所以,那不是用不用得著幾多顆星的問題。以上謿說斗數有億多個命盤,當然又是忍不住的借題發揮,以反映過去大師對結構系統認識不足,又一唔識嚇一跳的驚世之作。

 

岑:... 紫微斗數... 為參考指標。

葉:抽籤都得,也是一種辦法。因為斗數師也可以算錯[26],同抽籤沒有分別。

補説:賽馬貼士可以參考,因為基本的東西你容易懂。但斗數的爛通識太多,大家可能不那麽容易懂,如果大師聲稱只有他懂,那你認為可否参考,那真的要由你告訴我。

岑:紫微斗數與子平八字有甚麼不同?

葉:不同系統,一個DOS系統,一個Windows系統,無謂比。

補説:筆者口誤了,正確的說法是,斗數中很多元素乃從子平而來,本卷也有所論述了。兩者其實是同根生的,情況有如今日的視窗,其底部仍用上了很多DOS的語言來編寫。筆者從八十年代開始,便見人不斷拿子平和斗數來比較,又或者所謂合參,此風至今仍在。我看大多數論述,只反映了對斗數不懂,甚至是兩者皆貪乏。一如視窗,斗數的介面較圖象化、視覺化,至於安星法,則多同根而多添華。

 

岑:... 紫微斗數發揮度較大...

葉:即是一個Windows,一個Linux。Windows user friendly,可以click。等如去旅遊,東南亞酒店靚好多,因為後起。後起有將前面東西重新組織的優勢,當然很多人意念上喜愛classic的東西,例如有人上網尋classic軟件,飲汽水要classic味道,依然有好好吸引力。... 依我理解,其實斗數中「易」的味道已略為減少(已演化)。

補説:其實斗數星曜中見易源者仍處處可尋,如本卷所談,天府和太陽的關係,合成即一個乾卦,武曲和太陰,合成即為坤。

 

岑:... 紫微斗數實星虛星…

葉:我配對不上。[27]

補説:這從來就是偽議題,縱有論述,亦多不稱職。

真的是一條偽議題,親愛的。

 

岑:貪狼攻心計、佔有慾強。

葉:會這樣的嗎?

補説:奪取與佔有乃人之原始本性,凡進取之星皆佔有慾強,不以貪狼為甚。主星之中,霸佔強者當以紫微為先,看心計,則首在太陰。貪狼之進取,在於剛柔調度,故稱老練。戊干貪狼化祿輔以太陰化權,是為進取配以精計,看似天衣無縫,然亦因過於老練,而容易耽於成法,遂鈍化於天機化忌。掛萬而漏一,是為貪狼關乎戊干四化要義。貪狼為老練進取,本卷談得很多了,可参考。

岑:貪狼、火星有甚麼睇法?

葉:有些貪狼很馴,要睇組合,有些破軍也很馴。[28]

岑:星群是否對人具影響力?

葉:我已聲明我配對不上,不能對號入座,回答不了你的問題。很多星的名字有共通之處,例如文昌在紫微垣,但我找不上一個實質的連繫。我不能草率地說有電磁波,像家中衛星電視接收器對應,我找不到這種連繫。可能其他人找到,I don't know。

 

龍:... 又化祿又化忌,點睇?

葉:好壞參半。從前有個笑話,一腳在火爐,一腳在雪房,average你會覺得舒服。我答不了你的問題,因為我不能抽空回答你轉介聽眾的問題,甚麼化祿化忌。正確的問題並不是你貪狼守命,而是貪狼在何宮位守命才重要,因為座標正確,熟斗數的朋友即時可講出全盤星組,這是重要的。正確的問題是「我是甚麼在甚麼」,我的地址是甚麼。

補説:小學唱遊雖好,但總不能夠賴在那裏不走。

 

岑:四粒化星是否重要?化代表變化?

葉:可以這樣說。現在大家都容易誤讀。化祿不等如財祿,化權不等如實際執權(因為每個人盤上都有化權),香港現在提倡人權,我看不到大家有甚麼實權,化科不等如讀書聰明(因為每個人盤上都有化科),我很多朋友化忌坐命,但表現相當好,何解?可能大家對這四個干化有誤讀,一個misread的理解。四化是一個neutral的signifier,一個描述意義,類似形容詞。化祿很多時是enrichment ,增多增加。例如太陽化祿為增加消耗性,大運行太陽化祿隨時損    耗皮費甚重,所以有一個neutral的意義——增加。例如你是惡人,惡的程度增加了;你是心散的人,心散的程度增加了;你是消耗性強的人,增加了你的消耗。其他較難解,化權從不等如有權力,只是描述收緊的狀態,所以有些星化權會構成結痎現象,包括腫瘤。這是從抽象概念到具象使用,由結實之象開始,是為起步點。[29]

補説:本卷用了大量篇幅談四化,

 

龍:... 年限事業宮破軍化權…

葉:這是術數界常見現象,每個人寫書都說自己才是真理,其他人全為江湖術士,這是術數界相當差的陋習。後來也覺得沒甚麼不妥,家家都是真理。每個人都這樣寫之時,世上沒有人是錯的。在書中我寫了一副對聯:「只見官兵,不見盜賊。」[30] 個個都是兵喊捉賊,但不知賊在何方,個個都是真理。在元朗家家都有醬爆魚蛋[31],獨家首創,好味與否是另一回事,但請尊重別人家傳秘方。這是人之常情,自覺所學有信心。

 

岑:... 理性檢驗...

葉:我同意驗証過程。問題分兩方面,中國傳統術數生態中常見文化現象為三分真七分假[32],這不獨指書籍,而是大家接受的現象,因為這不是學校所教的東西。你初接觸,這三分落墨剛剛好,夠吊癮,另外七分自己窮一世去摸索。何解未得?必是我甚麼地方還未得。如一開始十分撞板,那便多試一次。例如在荔園擲香口膠,擲來擲去都不中,你轉身便走。但如入賭場一開始便拉中三次jackpot,跟着你便輸身家。... 這就是文化生態,不是習術之邪門。... 第二點是處理上不是exact Science,讓習者有思想浮游的空間,這令你迷醉但又很難說服身邊朋友。... 模糊邏輯,洗衣機才用,我一世人都用模糊邏輯做人。... 謙虛好,術數界生態大家都認(追求)獨門秘方,醬爆魚蛋家傳秘方,產生許多不必要的爭拗。

岑:能否將術數學術化?

葉:都可以。術數從沒有規限化過,這是一條漫長路。醫卜星相的同源    也很神化,希臘醫學也有陰陽五行,地水火風,然後Hypocrites一樣用原始宇宙觀行醫,人家有心將其規限化,反之我們藏之於名山,收回家中,沒有行業規範,這是麻煩的。

 

龍:命宮重要,還是身宮重要?

葉:看斗數不是純看命宮或身宮,甚至不是單一宮位[33]。大致上你決定一個人的性格、行為、表現,可能是同步地看三至五套組合,包括命宮、身宮、福德宮,這是最基本的。人是一個複雜體,要多維性綜合。作為一種學理,在學習階段要斬件細步化逐步來,一步步理解。身宮的「身」這名詞與身宮有緊密關係,其中最常用最有效的啟發為身形、外形的判斷、身形的表現。某程度上身形的表現亦反映行為的表現、性格的表現。

岑:纖體又如何?

葉:美國人食junk food大,三百磅肥佬減肥後成為一百六十磅肥佬。

 

岑:側聞你開辦「紫微斗數命運管理」?

葉:沒有。「紫微斗數命運管理」可以為書目。(但)我是懶人,不會寫這麼多書。這個構想可能不成事,傳播界朋友知我講就天下無敵,我很幸運,原來講講講便幾十年,做人真開心。我福德宮不俗,天梁在午。

 

岑:煞星是否不好?

葉:有許多命盤是需要煞星,原則上煞太重,主星不受力,比較麻煩。有些星會齊四煞也不是大問題,受得起。世界講論資排輩,長幼    尊卑,誰受得起與否便很重要。

同樣可以問,吉星是否很好?

補説:小學的生活可以用來回味,但不可以留戀,對不。

 

岑:虛不受補。

葉:某程度上(斗數)學得一會兒便要(開始)發揮 common sense。

 

岑:... 紅鸞星動,見紅鸞是否婚姻?

葉:這是否六年結一次婚?有時紅鸞用來收利是。

補説:重點在廉貞

 

岑:... 紅鸞星,中年血光之災?

葉:現今大多數(人)都有,到時侯各種病都出來。今時今日有得被人劏,    好過以前置諸一角,草草了事,所以要留意時代客觀環境。... 紅鸞、天喜一對出現... 有時影響相貌,以你(龍)一表人材,相貌堂堂...

補説:重㸃在口紅 

岑:武曲有何特別?

葉:... 武曲與財星在某程度上有聯繫,武曲最原本的本義不是由「財星」出發,是由執行這點出發,這可解通許多東西,因為世上武曲守命的人很多,並不是所有都好有錢。如能從根基(本義)出發,很多時會有啟發與得着。從前(國文)老師教止弋為武,後來我發覺完全不是這回事。金文、《說文解字》說,止為腳趾,制止就是制住你腳步(腳趾),後來發展成停止(在止/趾前面加上動詞)。武字有止,步行兵拿着兵器(弋)走路,(引申為)執行任務。《左    傳》楚莊王說武最終為豐財,原來殖民主義解通了這十六字真言。保大:保持強大;戢兵:制止敵兵;取得地方後安民(包括殖民);接着大家做生意豐財。[34]十七、十八世紀殖民主義把止弋為武演繹得臨漓盡致,所以武之字根底義為執行。我有些朋友坐言起行,要做便做,受了命令就去做。結構上,武曲命宮,事業宮為紫微,即直接(憑紫微之)落order指揮執行,(武曲)上頭永遠有一粒太陽在父母宮,所以武曲特性之人的執行力好,但不善長做long term(和 insight),做road map[35],這是基本意義。

補説:每顆星都有其特別之處。武曲的重點在執行,叫做enforcement。執行的事務種類很多,不能單憑武曲而定奪,至於是那一個範畴的執行,則由其他部門,即其他組別的星曜影響、合成而構出。從相對概念來理解,武曲的執行意義在受命、受指示而工作,相對於自主和自行創作而工作。

 

岑:請這類伙計最好?

葉:最合做銀行。銀行最講章程,按本子辦事。整個策略是短線,所以銀行鮮有融資拍電影,因無法數字化其生意。任何實效性,執行性,可以顯淺易見。... 如果返回正確字根,不只是銀行,剛才提及執行,不等如財星,(只是)論述一種性格,容易做執行工作。所以武曲(坐命)有不同種類的人,可以做電腦程式[36],寫的程式要乖乖地每次執行準確。純粹從財星的意義去看,你以為開錯盤,便接着想開個福德宮盤、「天、地、人盤」,以為某盤不對,但原來是自己不對。事情可以是這樣,說多了,哈哈....。

補説:大概又是一次口誤,說較適合銀行,那只是舉例而言,說銀行體系中的一般工作會比較規範化,按章執行的形態較強。若居要職,則仍要求兼備前瞻、宏觀和規劃的能力,那便非武曲的管轄範圍了。至於武曲是否好伙計,那要看工作性質及老闆性格,伙計亦不能單一品種,故是亦非是,你懂的。

 

岑:命盤大致上可以看到人的格局?

葉:沒打睏便看得到。

補説:當然了。

 

龍:... 剛才講破軍化權 ...

葉:破軍不是將軍。破軍是Saving Private Ryan前面受子彈的士兵。斗數上形象化它們的格局(特性),以兵種分,武曲為上軍,七殺為中將,破軍為下軍。[37]

補説:破軍又稱敗軍。敗者非勝敗之敗,而是說可棄、可犧牲之敗,即比較粗糙可棄,化權則較堅實,耐用性較高,用途也較專門。

 

岑:左輔、右弼又如何?

葉:要看適當分配。

補説:關乎左輔、右弼,各卷斗數卷皆有提及。

 

岑:天機是否最合適做參謀?

葉:不是。

補説:天機主機靈,給你的意見一定中,除非唔中。 

岑:天同、天梁好唔好?

葉:個個人都好,其實粒粒星都好。

補説:並非戲言,星分吉凶只是小學概念。天梁、天同為老少,可以是老少平安、童叟無欺;也可以為老不尊和少不更事,的確你認為好便是好。

 

岑:命宮有擎羊的女士特別靚但具殺傷力?

葉:我不知道,亦無所謂。

補説:缺乏觀察的即興陋見。

 

岑:研究紫微斗數有甚麽要注意?

葉:哪會有地雷?術數界有時太過誇張,稱做(學)得不好會害人,其實不然。這個世界如果每個人都highly educated,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行為負責,(便)每個人都要發揮自己判斷力。[38] 我寫過一位已去世的科學家Carl Sagan,他的書寫過一些希臘神話故事,(他說)你去問Oracle神諭 [39] 沒問題,最終你有沒有放棄理性(才是重要)。如何「迷信」[40]也沒問題,但不等如你(將理性)棄權。傳聞Carl Sagan在找靈感時會吸食某種煙草(大麻,仿傚古希臘神婆)增加靈感。

補説:不要太沈迷,要抽離、客觀、冷靜。

 

聽眾2莊先生:(問關乎)孖生兄弟

葉:這是一道難題。任何術數在某些範圍都有一些灰色或不完善的地方,而我們也願意接受不完善的地方,因為如果術數已達完善,當中便沒有發展空間,此其一。第二,有沒有方法可以推算兩個孖生兄弟?(其實是)用同一個盤,有不同的發展... 在江湖上,不論老師、書籍、門派,都包括(指有談及)這等東西,其中包括提議開「天、地、人盤」。[41]另外還有其他一些方法,當中涉及命盤中星之長幼分佈,你可朝着這個方向。

補説:總要問特殊問題以驚天地,劏房理論。

聽眾2莊先生:... 改善自己...

葉:希望你真的開心。最終改善與否為技術上枝節,趨吉避凶無需要成立(執著)。不是接受與否,這原是一條廢題。[42]

聽眾4黄先生:學紫微斗數有無學會可跟從?

葉:我不太熟悉。

聽眾5方先生:... 對宮借星...

葉:有時我不一定正面回答你的問題,因為你可能忽略了其他問題。我怕用借這個字,因為要還。可能未必是借這個概念,而可能是映照概念。「借星」和正星方向有別,因為福德宮不一樣,其他所有星的位置亦有逆轉,留意這類變化比考慮「借」與「不借」更好。這無需要花太多腦筋,只要考慮轉了方向與原本實星宮位不同,(便)不能說借來便即用,要照顧其他宮位變化。

補説:空宮就是空宮,共24個。空宮旳概念有三,一為曖昧性,二為受各路合宮影響,三為所有宮位都與對宮不一樣,故不能用借的想法。

 

聽眾5方先生:... 輔星太多…

葉:世上沒有易吃即食快餐。某些盤星在數量上會聚在同一宮位,然後其他宮位小貓三四隻,另外有些則平均分佈,(太多可能性)一下子我答不了你。邏輯上,(輔星)多會引申為較複雜情況,真的要花時間逐個理解,並從星基本意義去正確理解。很多人的障礙是錯解星的意義,例如武曲不能直接跳去(叫做)財星,雖然最終可能有此(財帛)效應。我建議(學斗數要)返回字根,從星的本義、根源去重新整理一次。

補説:沒有多與不多的問題,只有適當不適當的問題和理解不理解旳問題。

 

聽眾5方先生:... 對宮太陽旺位...

葉:用對宮廟旺實星,映照過來後成為一種不實質的意義。粗略地說,(星的特性會)discount了,(岑:鏡中影像) 可以這樣說,這個概念很重要。[43] ...     (岑:三分真七分假) 我試圖四分真。哈哈......。

補説:又是因借貸所誤

 

聽眾7紀小姐:... 華蓋是否辛苦?...

葉:看看魯迅《華蓋》集,說得好清楚。[44] 華蓋講才情。

補説:蜘蛛俠話齋,「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怕甚麼辛苦。

 

註引:

[1] 《前卷》,前言;《卷三》p.335

[2] 《前卷》p.235

[3] 《卷三》p.170

[4] 《前卷》p.102

[5] 《前卷》p.67

[6] 《前卷》

[7] 《前卷》p.85、215

[8] 《卷三》p.60

[9] 《卷三》p.144

[10] 《卷三》p.60、193

[11] 《卷三》p.56、72

[12] 《卷三》p.167

[13] 《前卷》p.246

[14] 《卷三》p.39

[15] 《前卷》p.300

[16] 《前卷》p.205

[17] 《卷三》p.347

[18] 《前卷》p.71

[19] 《前卷》p.65、102

[20] 《前卷》p.178

[21] 《卷三》p.347

[22] 《前卷》p.85

[23] 《前卷》p.213、《卷三》p.184

[24] 《前卷》p.245

[25] 《前卷》p.221、《卷三》p.103

[26] 《卷三》p.347

[27] 《卷三》p.113

[28] 《卷二》p.122,貪狼化忌在申宮,火星在未宮

[29] 《卷三》p.134

[30] 《前卷》p.91

[31] 《卷三》p.339

[32] 《卷三》p.343

[33] 《卷三》p.208

[34] 《卷二》p.50

[35] 《卷二》p.56

[36] 《卷二》p.56

[37] 《卷二》p.105

[38] 《卷三》p.188 (舊版)

[39] 《前卷》p.186

[40] 《前卷》p.169,178

[41] 《卷三》p.314

[42] 《前卷》p.77

[43] 《卷三》p.228

[44]《卷二》p.334